五分28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分28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8 04:50:1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新冠病毒疫情之后,由于担心带孩子接种疫苗有风险,以及以前有关疫苗风波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,让家长产生疫苗犹豫。”国家卫健委新冠防控高级别专家组成员、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认为,疫苗犹豫也是我国这段时间疫苗接种率下降一个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现在是时候关注除新冠以外的传染病了。”曾光教授研判,新冠疫情后,其它传染病暴发风险依旧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告指出,新型冠状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在公共卫生领域造成了新的次生影响——目前至少有21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和地区报告称,新冠疫情导致的边境关闭和航线中断,已导致常规疫苗的短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,打乱了疫苗接种计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光教授给出一组传染病病毒传播系数R0值,R0值越大,流行病越难控制。脊髓灰质炎病毒R0值:5~7,麻疹病毒R0值:12~18,百日咳R0值:12~17,白喉R0值:6~7,手足口(EV71)R0值:4.2~6.5。这些传染系数都大于新冠病毒(R0值:1.4~2.5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国,按照正常流程,疫苗免疫规划从新生儿一出生就开始了,刚出生新生儿需要接种乙肝疫苗、卡介苗,2个月龄时接种脊灰灭活疫苗,3月龄接种百白破疫苗,6月龄接种流脑疫苗,8月龄接种龄接种麻风疫苗、乙脑疫苗??从刚出生到6周岁,根据国家免疫规划,学龄前儿童需要按时接种十几种疫苗来保证健康成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光认为,“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无论是新冠还是其他传染病,没有哪个传染病靠群体免疫可以控制,都是靠的计划免疫来控制疾病的流行,即指有计划地进行疫苗接种预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初,全球疫苗免疫联盟(GAVI)发表分析文章称,新冠全球大流行可能导致全球超过1350万人无法获得免疫接种,对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免疫规划产生破坏性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界卫生组织疫苗小组认为,一些负面情绪、获取疫苗不便、缺乏信心是人们不愿意接种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彭静称,按照2003年修订的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》,“冻卵”等辅助生殖技术只能由已婚夫妇行使,单身女性并不享有该权利。而根据《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》,男性无论是否已婚均可基于“生殖保健”或“需保存精子以备将来生育”目的申请保存精液。